6、 Зелен виноград.
这句话直译为“葡萄是青(酸)的”,这则成语源自一句古老的民间谚语:“Зелен виноград не сладок”。1808年克雷洛夫发表了寓言《狐狸和葡萄》(《Лисица и Виноград》)之后,在俄罗斯获得了广泛的流传。远在公元前3世纪就已成书的《伊索寓言》中就有《狐狸和葡萄》这则寓言,因此在西方其他语言中也都有这个成语,汉语中也有,可以说这是一个世界成语。克雷洛夫的同名寓言也许就取材于《伊索寓言》吧。寓言写的是:一只馋嘴的狐狸看见架上挂着一串串熟透了的葡萄,垂涎欲滴,很想吃葡萄,可是架子太高,够不着,狐狸只好自宽自解地说:“这葡萄是酸的。”后来人们就用这个成语表示“可望而不可即”。与此相近的俄语谚语还有:Око видит, да зуб неймёт.(眼睛看得到,牙齿咬不到);Близок локоть, да не укусишь.(肘虽近,但咬不到)。

7、 Как белка в колесе (вертится, кружится).
这个成语直译为“象松鼠蹬轮子似的瞎忙”,出自克雷洛夫的寓言《松鼠》(《Белка》)。寓言讲的是一只被饲养着在笼子里的松鼠,老是在轮子上转来转去,忙得气也透不过来,它自以为整天都在奔跑不停,然而却始终在窗口下的笼子里,在原地踏步。寓言问世以后Как белка в колесе获得了广泛的传播,逐渐成为通用的成语,表示“徒劳无益”、“毫无效果的奔忙”。

8、 Кукушка хвалит петуха. 
这个成语直译为“杜鹃恭维公鸡”,出自克雷洛夫的寓言《杜鹃和公鸡》(《Кукушка и Петух》)。寓言讲的是一只杜鹃恭维公鸡的嗓子洪亮,而公鸡也称赞杜鹃的歌喉美妙。作者巧妙地塑造了杜鹃和公鸡恬不知耻地互相恭维的形象,来影射互相捧场的无耻文人,讽刺当时俄国文坛上那种互相标榜、互称对方为天才的恶劣倾向。Кукушка хвалит петуха. 这个成语言简意赅地概括了这则寓言的内容及其形象意义,表示互相赞扬,常用来讥讽那些互相吹嘘的人,相当于汉语的“互相吹捧”、“狼狈为奸”、“官官相护”等。

9、 Музыка не та [пойдёт]或Совсем другая музыка [пойдёт]. 
这个成语直译为“奏出截然不同的音乐”,出自克雷洛夫的寓言《四重奏》(《Квартет》)。寓言讲的是:猴子、毛驴、山羊和熊四个凑在一起要表演一个四重奏,它们弄来了乐谱和乐器,可是乐曲老是奏不协调,乱糟糟的不成名堂。它们认为演奏不好的原因是位子没有坐对。如果彼此的坐位调换一下,就会演奏好。克雷洛夫创作《四重奏》这则寓言,目的是嘲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建立的国务委员会中,因四个部长席位的座次问题而产生的争吵。寓言发表后这句话逐渐成为一句通用的成语,含有玩笑或嘲讽的色彩,常用来表示“另一回事”、“完全不同”。

10、Наши предки Рим спасли.或Гуси Рим спасли 
这个成语直译为“我们的祖先救过罗马;鹅救过罗马”,出自克雷洛夫的寓言《鹅》(《Гуси》)。寓言讲的是:有个农夫挥着长长的竹竿,驱赶一群鹅到集市上去卖。这群鹅却向过路人诉苦说,这个农夫象赶一群普通的家禽那样驱赶它们,理应对它们尊敬些才是,因为它们出身于高贵的鹅族,鹅的祖先拯救过罗马。鹅拯救罗马本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说的是公元前390年,高卢人围攻罗马郊外的卡皮托里高地上的城堡,这个高地上还建有奉祀罗马城的神庙。传说一天夜里,高卢人偷袭城堡,而守城将士正在熟睡,是神庙里饲养的鹅被惊动,呱呱大叫,才惊醒了守城将士,使罗马转危为安。从此鹅成为了罗马人供奉的神灵。克雷洛夫巧妙地利用这个古老的传说讽刺俄国一些贵族出身的纨绔子弟。他们不学无术,却以祖先的功绩自夸。这篇寓言发表以后Знатные гуси(高贵的鹅)这个形象得到了广泛地流传,Наши предки Рим спасли.或Гуси Рим спасли.这句话也逐渐成为一句俄罗斯谚语,用来讽刺那些以祖荫门第自傲的纨绔子弟,或夸耀过去的功劳的人。

相关推荐:

克雷洛夫寓言里的谚语和成语(一)

克雷洛夫寓言里的谚语和成语(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