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和俄罗斯的每一代领导人似乎都在努力给城市的建筑打上自己的“印记”,现在,让我们随着这些印记,一起探寻那些过去的时光。

【赫鲁晓夫楼】:

在赫鲁晓夫当政时期,苏联各地兴建了一大批5层小户型简易住宅楼,后被人们戏称为“赫鲁晓夫楼”。
1954年苏联曾建立了大批的从法国“廉价社会住宅”的样板楼移植的简易住宅,这种被称为“赫鲁晓夫楼”的建筑解决了大量莫斯科居民的生活居住问题,让他们欢天喜地的从地下室、工棚、危房和过度拥挤的合住房中乔迁了新居。但这种小户型的住房,被赫鲁晓夫引以为骄傲的象征的住房(类似我国今天准备建设的50—90平方米的住房),在上个世纪90年代明显的暴露出了社会的发展和人们对舒适生活理解的矛盾与冲突。于是1996年3月莫斯科开始大规模拆除“赫鲁晓夫楼”的运动。曾经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并解决了突出住房危机的社会矛盾的“功臣”而今成为了被淹没的历史。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苏联“赫鲁晓夫楼”大兴土木的高潮时期。为了降低施工成本和保证工期,住宅楼大部分采用预制板结构,没有电梯和垃圾通道,取消了斯大林时期盛行的拱门和柱廊等装饰,并严格控制厨房、卫生间、门厅和过道的面积。据说,赫鲁晓夫本人当时对小卫生间设计非常得意。他曾炫耀说,只要能容得下我,其他人就都不会有问题。
与斯大林时期彰显民族风格的建筑相比,不加任何装饰的“赫鲁晓夫楼”虽说其貌不扬,但功能比较到位,辅助设施也相对齐全。客观地说,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赫鲁晓夫楼”在较短时间内改善了全国居民的住房条件。尽管“20年内建成共产主义”的宏伟目标没能实现,但此项“居者有其屋”之举解决了政府面临的一大社会难题。
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对“舒适生活”的理解发生变化,当年急功近利建造的“赫鲁晓夫楼”越来越暴露出明显弊端,加上年久失修、功能退化,已经难以适应现代生活的基本需求,因而成为各地政府部门和居民的“心头之患”。建筑专家们认为,除了少数当年建造的5层砖结构楼的质量好一些以外,其余预制板结构的“赫鲁晓夫楼”大都到了需要拆除或是彻底改造的时候。
“请研究一下改变住房建筑标准的问题,首先是民居,给军队的住房,从远东开始。我想提醒你们注意,我想让这件事快点办好,要和俄罗斯军官尊严相称,不要让我们的人继续住在那些令人恶心的赫鲁晓夫楼里。”这是2007年11月,普京在军队高级将领会议上的讲话,也是对赫鲁晓夫楼这一时代产物“最高”的评价。

【斯大林楼】:

“斯大林高楼”是俄罗斯人对斯大林时期兴建的七座大楼的统称,人们称其为“七姐妹”。为了纪念莫斯科建市800周年,当时的苏联政府决定修建摩天大楼以抗衡美国纽约曼哈顿的“资本主义式”摩天楼群,彰显苏联国力的强大。苏联的设计师们绞尽脑汁从新文艺复兴、新古典主义中寻找灵感,最终融合成了带有哥特式教堂尖顶和巴洛克式浮华外饰的“斯大林帝国风格”。

莫斯科大学主楼是这“七姐妹”中最有代表性的建筑,斯大林亲自批准了莫斯科大学主楼周边建筑和绿地的规划。其余“六姐妹”是艺术家公寓、文化人公寓、列宁格勒酒店、乌克兰酒店、外交部大楼和重工业部大楼。时至今日,站在莫斯科大学主楼前仰望高大巍峨的主楼,钢铁铸造的古希腊式圆柱透露出另一种博大和坚忍的大国精神,一种气宇轩昂的亢奋和英雄主义的激情。在楼层外围,大量使用了黑铁铸件,莫大主楼顶端悬挂的镰刀斧头党徽,把“铁与血”的涵义诠释得淋漓尽致,整个建筑艺术风格都呈现了强烈的意识形态特征。据说“七姐妹”大楼下都有连接克里姆林宫的密道,但是一般人很难有机会进去探寻一番,莫大主楼里设有严密的安保系统,从侧面反映出这个地方的非同一般。

“斯大林高楼”气势磅礴,高耸雄伟,布局对称,装饰富丽堂皇,以显示革命的激情与荣耀。正如斯大林时期苏联的各种艺术形式一样,建筑艺术风格呈现了强烈的意识形态特征,为“赞美共产主义的理想社会秩序”做出贡献。

【梅德韦杰夫公寓】: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表示,政府将继续实施经济适用房专项计划,并为青年人购置住房创造条件,但国家不会像苏联时代分配“赫鲁晓夫楼”那样分配“梅德韦杰夫公寓”。

俄罗斯各地区的经济适用房专项计划和个人住房建设项目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其中在经适房领域,建立起一整套包括抵押贷款在内的举措。